網站資料

人物資料

李芷蔚:香港警察
李芷蔚係香港警察嘅一份子,熱衷於男性打扮,以下係佢嘅其他家庭同朋友相片,顯示出佢嘅男性化打扮。

人物資料

白瑾:香港警察 UI16129
白瑾係香港警察嘅一份子,工餘時間兼職Pilates教練,未知有無申報兼職收入。以下係佢嘅更多相:

人物資料

鄭宇泰:香港警察
鄭宇泰係香港警察嘅一份子,佢老婆係低級公務員(CA)。

人物資料

沙勇新:香港警察,濫權黑警
沙勇新係香港警察嘅一份子,佢曾經係Tinder上面試圖隱藏自己嘅警察身份,結識女性,及後警察身份曝光後,就聲言要帶女性入警署發生性關係,對話紀錄如下:

人物資料

Leung Ka Chun Kelvin:香港警察
Leung Ka Chun係香港警察嘅一份子。以下係佢同女朋友Yuki Chan(Facebook姓名)嘅合照:

人物資料

梁紫軒:香港警察 UI24294
梁紫軒係香港警察嘅一份子,佢曾經係九龍區大遊行(2019年7月7日)出現係現場,並同示威者爭執,見下圖: 以下係佢同女朋友嘅合照:

香港大事記

2019年8月10日 — 8月11日:香港警察及撐警份子暴行一覽
係2019年8月10日至11日期間,香港各區都出現示威者,持續對逃犯條例同五大訴求表達意見。香港警察亦一如既往,繼續對示威者使用過份暴力。除此之外,各類撐警人士亦係呢一日有組織咁襲擊途人(非示威者)。以下將會分時間及地區,列出香港警察及撐警人士嘅暴行: 8月10日 當日原本有兩個團體分別申請係大埔區同黃大仙區舉辦反逃犯修例及反警察暴力遊行,但香港警察以安全理由,發出「反對通知書」試圖禁止遊行。黃大仙區遊行主辦團隊宣佈取消遊行,並且唔建議大家繼續去黃大仙遊行。大埔遊行主辦團隊基於早前光復元朗遊行主辦者被捕一事,亦被迫宣佈取消遊行,但表明「無法估計會否有人自發到大埔遊行」(新聞)。 最後當日下晝有大約幾千人到大埔區遊行,並築起路障,防暴警察在場戒備,並曾經有小型對峙。大約16:00開始,部份示威者陸續決定轉到沙田、尖沙咀一帶繼續示威,所有大埔示威者係19:00已經散去。喺大埔嘅警察停留到21:00先至陸續收隊。 沙田區 示威者係18:00左右到達大圍站、美田路一帶,開始設立路障: 然後防暴警察係大約18:50由田心警署抵達現場,然後隨即施放催淚毒氣,數量至少二十粒,事前無警告附近商舖、居民。催淚氣體飄入附近商場、民居、天橋,居民防避不及,有多位長者不適,要其他人協助扶離現場。催淚毒氣甚至飄入港鐵大圍站範圍,令大批乘客不適。(經濟日報報道) 防暴警察一路推進到去車公廟對出一帶,直到19:30左右示威者散去,防暴警察收隊。 18:00左右亦有示威者聚集喺沙田新城市廣場入面,警察曾經駐守喺沙田大會堂及廣場外,但最終雙方無任何衝突,示威者和平散去。 尖沙咀 一批示威者係19:40抵達九龍公園對出並佔領一段彌敦道,然後行到尖沙咀警署外面設置路障。尖沙咀警署係19:45落閘停止接受報案,15分鐘後(20:00) 係警署內出示黑旗並開始向彌敦道發射催淚毒煙。 喺大約20:15時,防暴警察走出彌敦道同柯士甸道交界,並一度出示橙旗,聲言要開槍驅散。 防暴警察係20:30時推進到柏麗購物大道,然後拘捕一名在場身穿白色衫、黑色長褲嘅女士。有一個防暴警察喺拘捕佢嗰時,成個人騎上佢身上,涉嫌非禮。 在場市民(非示威者)一度包圍防暴警察表達不滿,立法會議員楊岳橋同許智峯曾經喺現場質問警察點解要用咁多警力拘捕嗰名女士,警察完全無任何回答。(YouTube新聞片段) 警察喺21:30退回尖沙咀警署,然後持續向外施放催淚毒氣,頻率約15分鐘一次。直至23:30左右,在場人士陸續散去。 8月11日 有兩個團體分別申請係深水埗區同東區舉辦反逃犯修例及反警察暴力遊行,但香港警察以安全理由,向兩個團體發出「反對通知書」試圖禁止遊行。香港警察最終只向東區遊行舉辦者批准喺維多利亞公園集會。 東區(北角、炮台山一帶) 係遊行當日,一班自稱由福建黎香港嘅中國人身穿紅色衫喺北角集結,並喺15:30左右進入北角富臨皇宮。 其後呢班紅衫「福建幫」先喺17:20襲擊一名記者,有警察上前同福建幫搭背,協助佢離開。 其後佢地再係19:30開始,手持鐵通襲擊更多記者同市民,有市民俾福建幫㩒係地上打,有立場新聞記者同香港電台英文記者喺呢段時間被襲。 呢班福建幫成員一直係北角聚集到至少22:00,期間警察無拘捕任何福建幫成員,容許佢地繼續襲擊向記者同市民。 深水埗區 接近15:00時,大量市民係遊行原定起點——楓樹街遊樂場集合,早前香港警方已經就集會發出反對通知書。 其後示威者按原定路線遊行到欽州街一帶,香港警察係大約17:00開始係欽州街街口施放催淚毒氣,直至17:20起,現場消息指已經發射7-8粒催淚毒氣。其後警察更係荔枝角道放催淚毒氣,毒煙迫近麗閣邨,又係欽州街舉起橙旗,揚言要開槍鎮壓。 防暴警察係深水埗西九龍中心對出㩒低多個示威者,最終有3-4名示威者係深水埗被捕,剩餘示威者退到長沙灣地鐵站,其後轉到尖沙咀一帶繼續示威。 尖沙咀 示威者係大約18:00左右抵達尖沙咀警署外並佔領一段彌敦道,尖沙咀警署內警察係18:40舉出黑旗,2分鐘後向街外施放催淚毒煙。 同時間尖沙咀警察舉出橙旗,有警察用槍對準街外市民,至19:15警署外牆起火,警署內隨即舉起橙旗,並向栢麗大道開槍。 19:25時有女士頭部受傷倒地,其後證實佢嘅右眼被俾警察瞄準射擊,布袋彈擊穿眼罩,進入右眼,令佢嘅右眼球破碎,終身失去視力。嗰名女子當時企係警署外嘅廣告燈箱後面,無攻擊或挑釁任何人。(蘋果日報報道) 其後19:30 - 19:50期間,特別戰術小隊同防暴警察係尖沙咀制服多名示威者,並用腳踢及揮棍,以私刑攻擊示威者。   其後警察係20:30將被警察毆打嘅示威者押離尖沙咀,然後收隊。 灣仔區(灣仔及銅鑼灣) 原訂係東區舉行嘅遊行被警察反對,最終變成維園集會。係大約16:00左右,有在場示威者開始呼籲集會人士走出銅鑼灣及灣仔一帶。示威者沿路設置路障,最後係18:00左右抵達灣仔警察總部對開一帶。示威者陸續係灣仔修頓球場對開設防線。 直到18:45,警察係灣仔駱克道,軒尼詩道施放催淚毒煙,沿路一直推進。示威者陸續後退,直到20:10左右,示威者防線已經退到灣仔電腦城外。 直至22:00左右,有示威者仍然逗留係銅鑼灣街道。呢個時候突然有一批身穿黑衫黑褲,戴頭盔及防毒面具嘅人士衝出,壓住路上嘅示威者供警察拘捕。呢班與警察合作,穿著類似示威者裝束嘅黑衫人拒絕向記者透露身份,但言談間指「我嘅委任證唔需要俾全世界人睇」,間接承認警察身份。(TVB報道)。   最後警察係下一日(8月12日)嘅記者會上,再次否認有警員假扮示威者,但表示「警員會喬裝成不同身份嘅人」。(立場新聞報道) 葵涌(葵芳一帶) 大約係20:40,有示威者抵達葵涌警署一帶,開始設置路障。其後5分鐘內防暴警察到場,並係20:50將示威者迫入葵芳地鐵站。 其後防暴警察係21:00於新都會廣場外出示黑旗,揚言施放催淚毒煙,並係5分鐘內射出毒煙。  係同一時間,葵芳站內防暴警察無視武器使用守則,係葵芳站內發射催淚毒煙同橡膠子彈。 催淚毒氣係第二日朝早殘留係站內,傳出刺鼻氣味,損害居民健康。(明報報道) 附近嘅葵涌警署係22:30時再有示威者聚集,防暴警察係23:00係警署內發射催淚毒氣。23:30時示威者陸續散去。 東區(太古站) 有示威者係22:30左右抵達太古站,出站後無耐就俾防暴警察追趕。示威者走入太古站時,防暴警察係極近距離(一米內)用槍械瞄準示威者頸部連射多粒胡椒球。 其後有多名示威者被防暴警察制服,警察壓係示威者身上,粗暴對待示威者。 其他發生衝突嘅地區但未及係呢篇文談及嘅包括:西灣河地鐵站,青山警署,沙田 本文主要消息及圖片來源黎自Telegram頻道「實時現場新聞直播」,我地係呢度感謝佢地係呢段時間對示威者同保留事件情況嘅付出。
右邊軍裝者係張沛聰

人物資料

張沛聰:香港警察 UI19455
張沛聰係香港警察嘅一份子。佢係2019年6月12日立法會衝突之後,曾經刪去Facebook嘅警察大頭相,及後又分享片段指罵示威者,如下圖: 佢又曾經於2019年7月8日,係Instagram上傳醫院相,懷疑同2019年7月7日九龍區大遊行有關,見下圖:

人物資料

馮凱駿 Anthony:香港警察,特別戰術小隊
馮凱駿係一個香港警察,曾經擔任俗稱速龍嘅特別戰術小隊成員,負責係條街度用警棍毆打同濫捕市民。以下係佢喺2019年8月4日港島西示威中出現嘅相: 除此之外,馮凱駿已經結婚,但在外偷情,曾經向第三者表示「老婆唔愛佢」,「大仔唔似佢」等等,以下係佢喺WhatsApp聯絡情人嘅對話紀錄:  

人物資料

王明進:香港警察
王明進係香港警察嘅一份子。

人物資料

林志穎:香港警察
林志穎係香港警察嘅一份子。

人物資料

梁芷翹 Leung Tsz Kiu:香港警察 UI19092
梁芷翹係香港警察嘅一份子,曾經出現係藍田東隧入口附近,見下圖: 佢亦曾經係佢嘅Instagram宣傳美容產品,懷疑違反公務員守則,見下圖: 除此之外,梁芷翹亦為佢個仔開設咗一個Instagram帳號,並打算利用個仔幫佢賺錢,見下圖:

人物資料

蘇啟鴻:香港警察
蘇啟鴻係香港警察嘅一份子。

人物資料

甄瀚揚:香港警察,便衣
甄瀚揚係香港警察嘅一份子,佢曾經係2019年7月7日身穿便衣影示威者嘅相,試圖記錄示威者嘅身份,以及恐嚇路過嘅市民。以下係較早前嘅新聞圖片,顯示甄瀚揚身穿警方制服受訪:

人物資料

Yang Shing Wai(楊承慧):香港警察
Yang Shing Wai係香港警察嘅一份子,以下係佢中學時期嘅相: Source:Telegram「老豆搵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