濫權紀錄

濫權紀錄

黑警濫權實錄08141:無委任證
多名警員在執勤時沒有配戴委任證。這有機會違反《警察通例》(20-14)各項中,市民提出要求,至少有一名軍裝警務人員應出示委任證,才可執行職務。

濫權紀錄

黑警濫權實錄08140:肆意施暴
片段0:02可見,警員從水平角度射出催淚彈。片段0:12可見,催淚彈在記者身旁爆開。水平角度射出催淚彈或可致命,這涉嫌違反《公安條例》第17條中,表明警務人員在阻止公眾聚集舉行,或停止或解散公眾聚集時,只可以使用「合理所需的武力」。而過份武力對待被拘捕人士,在沒有合理辨解下,亦可能違反《侵害人身罪條例》各條。而針對記者發射催淚彈,亦有可能構成妨礙記者採訪。根據警察通例 (39-05),警務人員應盡可能協助新聞媒體工作者的採訪工作。

濫權紀錄

黑警濫權實錄08139:無委任證、阻撓採訪
片段0:55所見,有一群警員在往記者相反方向撤離時,有一名警員向在場記者表示要他們後退,並沒有配戴委任證。這有機會違反《警察通例》(20-14)各項中,市民提出要求,至少有一名軍裝警務人員應出示委任證,才可執行職務。無理要求記者後退,這亦有機會構成妨礙記者採訪。跟據警察通例 (39-05),警務人員應盡可能協助新聞媒體工作者的採訪工作。

濫權紀錄

黑警濫權實錄08138:無委任證
由影片0:00開始可見,多名防暴警員在執勤時沒有配戴委任證。這有機會違反《警察通例》(20-14)各項中,市民提出要求,至少有一名軍裝警務人員應出示委任證,才可執行職務。

濫權紀錄

黑警濫權實錄08137:阻撓採訪
影片0:00開始可見,警隊在推進時,有警員敲打警盾及石躉驅趕記者。以不友好態度及沒有合理情況之下驅散記者,這有可能構成妨礙記者採訪。跟據警察通例 (39-05),警務人員應盡可能協助新聞媒體工作者的採訪工作。

濫權紀錄

黑警濫權實錄08136:阻撓採訪
片段1:43開始可見,有警員在推進時以強光照向記者。這有可能構成妨礙記者採訪。跟據警察通例 (39-05),警務人員應盡可能協助新聞媒體工作者的採訪工作。

濫權紀錄

黑警濫權實錄08135:阻撓採訪
影片0:06開始可見,警員以強光照向正在拍攝的記者。這有可能構成妨礙記者採訪。跟據警察通例 (39-05),警務人員應盡可能協助新聞媒體工作者的採訪工作。
本資料有多張圖片佐證,請留意下方內容。

濫權紀錄

黑警濫權實錄08134:隨意拘捕、阻撓採訪
(a)(b)(c)(d)(e)(f)(g)(a) 片段2:19可見,一群警員衝往行人路上的行,期間推倒一名記者,以及把一名沒有穿戴任何裝備的白衣女士撲往地上,及後又把該名女子撞向閘門。報導期間展出一張照片,看到有男警員騎在被捕的白衣女士身上。(b),影片2:47開始可見,幾名警員在拘捕一名身上沒有穿戴任何裝備的白衣女士。期間,警員把白衣女士按往地上以及推往閘門,又不斷阻擋記者拍攝,以言語及手勢請記者後退。(c),0:00開始,可見警員將一名女子圍倒在地上。(d),0:04開始,可見警員突然衝擊行人路。0:14,可見記者被警員撞至地上,又用腳踩。0:21,可見警員將女子撲倒在地。0:45,可見警員將女子撞往閘門。(e),0:06開始,可見警員用棍揮向途人。0:18,可見警員將女子撞往閘門。0:46開始持續約一分鐘,更多防暴警進入,並不斷將記者往外推。(f),0:05可見,警員拉扯白衫女士腿部。0:12可見,另一名警員以下跨夾住白衣女士頭部。0:26可見,警員把女士撞向閘門。0:36可見,其他警員加入並以身體阻擋記者鏡頭。(g),與(d)同步。

濫權紀錄

黑警濫權實錄08133:阻撓採訪
影片4:08開始可見,一枚催淚彈在記者之間爆開,附近似乎並沒有示威者。這可能構成妨礙記者採訪。跟據警察通例 (39-05),警務人員應盡可能協助新聞媒體工作者的採訪工作。

濫權紀錄

黑警濫權實錄08132:不禮貌
片中可見,一名佩帶證件的市民對在場警員表達他對警方涉嫌防礙記者採訪的不滿,及後有一名警員上前推開該名市民並大聲呼喝「行開!」,涉嫌不禮貌對待市民。

濫權紀錄

黑警濫權實錄08131:阻撓採訪
片段中可見,警方在推進時拘捕多位市民,其中一名男警將一名女性拉倒在地,鏡頭後的記者走上前拍攝,其後有警員大聲呼喝及推撞記者。這涉嫌違反警察通例 (39-05),警務人員應盡可能協助新聞媒體工作者的採訪工作。

濫權紀錄

黑警濫權實錄08130:阻撓採訪、肆意施暴
片段所見,警員將一名被捕示威者強壓在地,期間該名市命曾叫「救命」。記者於拍攝拘捕情況時遭到一名身處藍背心「傳媒聯絡科」的警員多次推撞。及後片段見到有一個便衣警員多次揮棍打向一名手拿著電話,沒有任何裝備,沒有佩戴口罩的市民。這涉嫌違反警察通例 (39-05),警務人員應盡可能協助新聞媒體工作者的採訪工作。這亦涉嫌違反《公安條例》第17條中,表明警務人員在阻止公眾聚集舉行,或停止或解散公眾聚集時,只可以使用「合理所需的武力」。而過份武力對待被拘捕人士,在沒有合理辨解下,亦可能違反《侵害人身罪條例》各條。

濫權紀錄

黑警濫權實錄08129:不禮貌
市民正對警察指罵,期間有警員開咪回應「你哋先係黑社會呀!」。涉嫌不禮貌對待市民。

濫權紀錄

黑警濫權實錄08128:隨意拘捕
片段可見幾名警員向前衝,其中一名警員將區議員黃學禮拉倒在地,另一名警員則用警棍打向黃學禮的腿部。其後亦從片段可見,警員多番推開意欲拍攝拘捕過程的記者,並稱「俾警察做嘢嘅空間!」。黃學禮其後向在場人士解釋他「被控襲警」,又稱他在現場的目的為「執行觀察的職報」,期間有警員對他諷刺「區議員大哂嘅?唔洗守法嘅?」,又有另一位警員指他「參與暴動」。根據《警察條例》第50(1)條,警員須「合理地懷疑」有關人士干犯了某罪行才可拘捕他,而法律中的「合理懷疑」,是具有主觀和客觀標準,即除了警員須確實地懷疑有關人士干犯該罪行外,更重要的是,該懷疑必須得到客觀的合理理由支持,貿然指控黃學禮「襲警」及「暴動」,是有違反該例的嫌疑。

濫權紀錄

黑警濫權實錄08127:阻撓採訪
警員以強光及閃光照向記者,記者表明身份後,有一名警員大聲呼喝記者,並聲稱:「你行埋一邊咪唔會照到你囉!我哋做緊嘢丫嘛。你阻住我哋睇緊啲人呀。」然而從片段所見,記者站在的位置是在警察防線的斜前方,而非正前方,相信並不構成對警方行動的阻礙。這涉嫌違反警察通例 (39-05),警務人員應盡可能協助新聞媒體工作者的採訪工作。